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好茶部落接待家庭

遷村與重建

 

 

                   旅行,不只像是回家,也像是幫助了一個「家」的重建,好茶部落接待家庭。

 

      幾年前的幾個颱風,陸續帶來巨大的土石流,淹蓋了整個好茶部落,造成部落覆滅於土石之下,族人家產盡失,好茶部落也失去了每一件具有魯凱族深厚文化意義的資產、家園、與土地。

 

      風災後,全村僅剩的建築物,是一棟只剩下屋頂的房子「好茶長老教會」,它在以前是一棟三層樓高的建築,而且是蓋在部落最高的台地上,是部落族人的信仰中心,而我腳下深10公尺的地方,則是好茶部落族人過去的家。

 

      在2010年聖誕節前夕,族人搬進了屏東縣禮納里永久屋,這是在莫拉克風災後,由重建會為安置因土石流滅村,而流離的好茶居民,所建的新聚落。這個新家園共有177戶, 因災後遷徙而後重生,遷村的過程充滿著挑戰和機會。

 

05

                                                      災後全村僅剩的建築物 好茶長老教會 
06

                                         腳下深10公尺的地方 是好茶部落族人過去的家 (攝影 : BALU)

 

      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金龍是部落產業的推動者,他說:「我們遇到災害之後,常常會講以後怎麼辦,部落是不是從此之後慢慢地流失掉,有文化上的危機,雖然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是認為,遷村對我們部落不是一件好事,但這也是部落一個很重要的轉淚點,因為部落遇到災害之後,我們並沒有放棄,沒有灰心,我們來到一個新居地,一切要重新出發」。

 

     好茶族人現居的永久屋部落全部都是木屋,格局制式。在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政策補助下,每戶家庭呈現外觀裝飾不同特色的魯凱傳統文化語彙,族人開始將自己的故事,填入了新家園的佈置,部落也有了魯凱族的味道。在這個新家園,有四間建築風格各異的教堂、大型停車場、展演空間、慢活市集,未來還將陸續增建部落故事館等設施,並且,這裡的街道整齊規劃,景緻美麗。因此,馬英九總統在來到部落home stay時,曾說了這裡像是南法的普羅旺斯,這也開啟了部落的home stay產業。部落族人也開始在因土石流滅村而來到永久屋後,逐漸建立起新的生活圈。

 

07

                                         禮納里永久屋好茶部落,整齊規劃的道路與美麗的房舍。

08

                                      102年11月23日,好茶部落第一次辦理部落慢活市集的揭牌儀式。

09

                                       好茶部落慢活市集活動盛況,遊客絡繹不絕。(攝影 : 楊智明)

 

        好茶部落的接待家庭從一、二戶開始,到現在將近有四十戶,集合起來約有一百五十張床位,在接待前會先進行會議,說明接待人數以及做房間清潔檢查,並且還會安排課程訓練,接待結束後會辦理檢討(分享)會等。部落族人在資源有限的條件下,認真得做起這件事,建立起部落自主營運管理的產業。鄉民代表李金龍強調,這個地方不是民宿,旅客入住的就是每個好茶族人自己的家,在入住前會有一個迎賓儀式,請接待家庭的home媽用母語介紹自己,帶著旅客一起跳著魯凱族傳統四步舞,唱著我們都是一家人,home媽也會與入住的旅客熱情相擁,給予真摯的歡迎,然後旅客再住進好茶族人的家。而將要住進哪一間房,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在每一間格局相同的永久屋裡,重要的是與那一個家庭的共處,home媽將會是旅客今日的母親,home媽說:「很多人旅客進來不會說自己是客人,而會說自己是接待家庭的孩子」,入住的旅客則說,這趟旅行,不只像是回家,也像是幫助了一個「家」的重建。

 

10

                            102年好茶部落獲得屏東縣政府推薦為社區深度旅遊最佳部落之一。(攝影 : BALU)

11

                                 接待家庭的home媽,將旅客視為孩子一般,為他戴上花環。(攝影 : 楊智明)

12

                             接待家庭的home媽,真摯熱情的歡迎每位旅客成為她的家人。(攝影 : 陳仲彥)

 

      好茶接待家庭的特色在於共同經營、回饋、與分享,以及在體驗部落傳統文化的核心下,旅客與接待家庭的主人,彼此間還能有著溫暖的陪伴,如同家人一般。部落在遷村到永久屋基地後,和大部分的永久屋居民都有同樣的生活問題,沒有耕作地、無法穩定生存、與發展產業,傳統生活智慧也面臨文化傳承困境,部落青年必須向外發展,以及獨居的長者缺乏心靈陪伴。而接待家庭的發展,除了解決受限無土地發展產業的問題,也像是火車頭帶動起其他產業的發展,因為增加了旅客留駐的時間,也帶起飲食、與DIY體驗、導覽活動,以及文化性商品的發展的契機。並且,來訪的旅客透過族人的熱情款待,除了可以深入的領略魯凱族的文化之美,也讓部落增添了熱鬧的氛圍,讓平時小孩與孫子在外工作求學,而獨自在家的home爸、 home媽,有了生活上的依偎以及心靈上的陪伴。

 

      過去三十多年,好茶部落搬了三次家,從舊好茶、好茶、到禮納里永久屋。而我,也離開多年在外求學工作的生活,回到部落,並且參與和見證族人一切從零開始的重建的工作。我和所有的族人都一樣,我們都是雲豹的傳人,在來到新居地後,我們要共同肩負起責任和義務,傳承部落共耕、共享的精神,就像部落的祖先,獵人與雲豹,要做部落的先鋒,要再次地將百合花的種子,撒播在這新家園的土地上。

 

13

         好茶部落的DIY體驗活動,有琉璃串珠、石板彩繪、花環編織、獵人學校等多項傳統文化體驗。(攝影 : 陳仲彥)

14

                                         好茶部落提供美味多樣的傳統美食饗宴。(攝影 : 劉寬仁)

15

                                              好茶部落的入口意象,獵人與雲豹。(攝影 : BALU)